奕楠

多重人格 沉迷MAMAMOO

Lost(名义上粉丝破214贺文)

【除了你之外的空白 还有谁能来教我爱】

秋日的黄昏,赤橙的晚霞映红天空,几束夕阳穿过玻璃门的缝隙照进来,落在咖啡店的地板上,带着几分暖意和一丝说不出的萧瑟。挂在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,一个留着及肩的棕色长发、穿着风衣的女子走了进来,戴着墨镜的脸上没有表情,但依旧能看出是一张精致好看的脸。

「抱歉,我们打烊了。」文星伊刚脱下围裙,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。今天是妹妹的生日,她答应妈妈早点打烊回去的。
「一杯拿铁,双份奶,多点糖,越多越好。」那个女人仿佛没有听到文星伊的话,只是自顾自地点单。
「额……这位客人……」文星伊有些难堪,她实在是不擅长说些场面话拒绝客人,就在她在心里慌张地措辞的时候,对...

15 94

陪你

「欧尼,我想剪短发。」
「嗯?」
「就……想转换下心情。」
「……好,我陪你去。」

再喝下一口啤酒,丁辉人往嘴里塞了几片薯片,吃起来咔嚓咔嚓响,不过才一罐啤酒,也许是有些日子没喝,也许是今天的心情原因,丁辉人感到几分醉意。

本来以为自己以后再也没法喝酒了,看来还是离不开呢。

把头向后仰靠在文星伊肩头,丁辉人蜷着双腿把整个人倚在文星伊怀里,熟悉的气息萦绕着,温暖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发丝,丁辉人觉得很安心。

冷不丁冒出的想法,丁辉人把嚼了好久的零食咽下,平淡地开口,心里却有种如释重负的放松感。

文星伊面前的啤酒几乎还是满的,没喝几口。连续几天的行程,大家都累了,容仙欧尼说要回家陪陪jingjing...

12 47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

谨转载此文告诫自己,也送给大家。

七仔:

傲寒404:



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,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。






我想请问一下,你真的“小”吗?



可能你从未意识到,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,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。





  • 小红心=我读过了您的文,很喜欢,谢谢。



  • 小蓝手=我读过了您的文,喜欢,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。



  • 评论=我读过了您的文...

无题—〔番外〕

「辉人啊……」文星伊站在门口欲言又止。
「……你先进来。」丁辉人的声音冷冷的。

得到进门的允许,就怕丁辉人下一秒反悔,文星伊赶紧进去。从身后用左手环住丁辉人搂在怀里,用软软的语气说着「宝贝~老婆~」
可是丁辉人显然并没有因此消气「松手。」

文星伊不松,低下头蹭蹭丁辉人的侧脸,仿佛一只挂在丁辉人身上的大型玩偶。
「松开!」丁辉人一点也不吃文星伊这一套,眼看就要发飙,文星伊赶紧乖乖松手。

「过来,坐下。」
「哦……」

「文星伊,给我一个解释。」丁辉人看着乖巧坐在沙发上,满脸内疚又委屈小表情的文星伊努力收起心疼,深吸一口气,双手叉腰,开始大发雷霆。

看着明明答应过会好好保护自己绝不受伤的人又一次右...

5 34

无题—〔后记〕

其实,写完[十年],我一度劝自己,别写了,emm,也不是,是下定决心不写了,然后……我就开了这个坑,脸有点疼😑

有一件比较有趣的事,其实[无题]我初衷是想写日月和竹马的,星狗不会在一起,序蛮早就写了,在思考后面的剧情的时候,慢慢地变了想法,如果就因为年少时的意外,星星就彻底放弃辉妮的话,觉得不太对,所以我改了,兜兜转转又回到星狗。

那篇序我前前后后改了十几遍,四个人的基本人设和故事都有交代,还写得扑朔迷离,吊了你们胃口,比较满意嘻嘻嘻。

我也没想到这篇这么几章就能结束……其实你们也能看出来,中间还有很多故事可以写,可是我没写,因为我……写不来……(怂)

对于中间的故事我思绪很乱,我想...

6 17

无题—〔终〕

「唔……」丁辉人缓缓地睁开眼睛,模模糊糊只能看到一片冰冷的洁白。

「医生!医生!」
谁在说话……声音好熟悉……
「辉人,辉人啊!」
是你吗文星伊……文星伊……我好想你……
「让我起来……」

床缓缓抬高,丁辉人坐了起来,面前是文星伊那张清秀帅气的脸,虚幻得有些不真实。泪水不受控制得滑落,丁辉人倾身,向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靠过去。

「文星伊……」沙哑着嗓子的呼喊,低声说出的三个字散在空气中,化作相思。熟悉的清香扑鼻而来,挑起鼻间的嗅觉,丁辉人这才缓过神来,意识到这这并不是在做梦。

原来,自己还活着。
原来,文星伊在自己身边。
原来,自己还可以这样幸福。

过了那么久,这个人的怀抱还是这样温暖,这样让...

2 28

无题—〔叁〕

「组长,刚刚接到消息,今天在龙山区的废建筑工地有交易」姜涩琪放下电话,冲文星伊说道。
「我们走。」文星伊放下手头的资料,一把抓过椅背上的外套,迅速往外走去。

距离上次行动失败,已经过去三个月了,这三个月里,丁辉人再一次消失在警察的视线之中,滴水不漏,没有任何消息。直到今天,文星伊她们才接到仅存的卧底传来的口信。

顶着警报灯的车飞快地开往建筑工地,警笛声声,阴沉的天气带着几分悲凉。

文星伊很疑惑,为什么三个月都没有消息,今天突然有了,这消息究竟是真是假也无从考证。但是当务之急就是尽快赶到现场,文星伊只能强压下心中莫名的不安,用力踩下油门。

和文星伊她们同时到达现场的,还有安慧真。昨天丁辉人...

16 30

无题—〔贰〕

丁辉人松手的那一刻,文星伊以为,自己必死无疑。

脑海里走马灯似的闪过许多画面,自己还没有对远在美国的父母尽孝,他们看到自己这样会多么伤心,还有警校的那些同学、老师、前辈,原本是带着满腔热血回国立志当个好警察的,结果还没毕业就失去生命,想想也是遗憾。

还有最担心的丁辉人,她该有多么无助。

文星伊最后一刻还在恨自己没用,没能从那伙人手里救下丁辉人。

文星伊是幸运的,山脚下水库的水池救了她。掉入冰冷的水中,文星伊还有优秀的反射神经和求生本能,尽管左手失去了知觉,所幸警察学院平日里的刻苦训练发挥了作用。

但是医生却告诉她她的左手几乎已经是半残废状态,即便复健,也不能保证可以恢复到受伤前一样。...

10 35

预告❗️

暑期献礼——[无题]
   👆so,9.1开学前更新完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👆so,进入日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4 15

无题—〔壹〕

有没有这样一个人,你千遍万遍地告诉自己忘记,却总是控制不住地想起。

和那个人的回忆是带刺的藤蔓,毫无空隙地缚住你,越来越紧,无法呼吸却也无处可逃。

可你仍然愿意去梦见,只为了夹杂在其中的那几乎是瞬间的喜悦,哪怕梦醒后是如海啸般涌来的残酷的现实,哪怕明知道会被压迫到窒息甚至泪流满面。

文星伊之于丁辉人,便是如此。

丁辉人做了一个冗长的梦,梦到的却是那么真的曾经。

推开饮品店的玻璃门,挂在门上的风铃发出响声,清脆动听,文星伊面朝门的方向坐着,朝着进门四处张望的丁辉人招手,鼻肌上升,眼里满满的宠溺。

丁辉人看到,带着甜甜的酒窝绽放笑容,迈开小短腿,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,在文星伊对面坐下,放...

8 46
 
1 / 5

© 奕楠 | Powered by LOFTER